1951年5月版梁祝南薇编剧单行本全文 (影印扫描) 点击数:3185
1951年5月版梁祝南薇编剧单行本全文 点击数:120
  点击数:337
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951年5月版梁祝南薇编剧单行本全文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佑南薇!铁证空降!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无名)

 

 

在离1123上海一中院宣判《梁祝》案间隔不满半月,【南薇剧社】网上公布联系号码的手机上惊现一条匿名短讯:

2010.12.6.梁祝哀史在19515月出过单行本,暑名南薇编剧,上海新戏剧出版社出版,此书应比其他版本早。可去上图查一下。”

这可是条石破天惊的信息。有这样的好事,劫后灰烬里窜出一棵生机盎然的“白杨树苗”!

如果此单行本存在的话,足足比【戏曲报】《梁祝》专辑(195111月份出版),提前了半年19515月份出版)。无异是一份颇为重要的证据。

死马当活马医,将信将疑到上海图书馆走一趟吧!我对有人从抢夺《梁祝》署名权开始,就有意识地将南薇改编《梁祝》的所有证据资料,一步步全部毁尸灭迹这一事实已深信不疑。但短讯上的信息有日期,有出版社,言之凿凿,没有人在南薇后人遭人围殴追杀之时,忍心开如此玩笑吧?当时在上海图书馆查到10月号《文艺报》上刊有195112月出版的【人民文学】广告目录,上面登载了有南薇改编署名的梁祝剧本时,是何等兴奋!

谁知查遍上海各大图书馆,缺的就是这一期。经过全方位寻找,犹如大海捞针,最后在国家图书馆,终于找到这一劫后幸存的宇内孤本。凭此铁证,江浙两省的《梁祝》维权官司才得以胜诉。此番,是不是冥冥中又有神助?

上图落空是意料之中的。在查【人民文学】本时,已搜索了有关《粱祝》所有索引资料,结果一无所获。此番虽说落空,但却证实解放初期,上海确有一个“新戏剧出版社”存在。这证实手机匿名短讯有其可靠的一面。

此时,邬为律师正巧出差北京。顺便请他至国家图书馆一查,同样毫无结果。

冀盼的心情一下子又落入谷底。

或许短讯提供者家藏书中有这本书,也有可能,这是最后一线希望了!经过几番周折,终於联系上了那位古道热肠、仗义挺身的朋友,他不要任何酬谢报答,慨然将复印件寄到南薇后人手中。只轻描淡写说了句:“只要有用就好!”

由於上海上诉高院的官司,何时开庭日期还未明朗化,杭州浙江高院终审判决也被最高人民法院发回重审。诉讼的对手撑腰后台似乎权倾朝野,媒体网络一呼百诺,他是下定决心、志在必得要翻盘江、浙两省高院的终审判决。而且又不敢光明正大、按正常规矩出牌,耍的尽是魈魅伎俩,所以以防不测,暂时秘而不宣。

终於,南薇后人接到传票,对上海一中院判决不服,向上海高院提出上诉。上海高院倒也雷厉风行,於本月19日下午开庭审理。

今天,我受南薇后人委托,当着网络影响范围所及的国内外关心《梁祝》案的网友们,对那位仗义相助的匿名朋友,衷心地、公开地,道一声深深的谢意!

首先这本署明“南薇编剧”《梁祝哀史》,无论比对【人民文学】发表本,或是《戏曲报》发表本,完全一致的唱词台词高达90%以上;

与曾标明有袁雪芬重编的《雪声纪念刊》上《梁祝哀史》唱词比,更有脱胎换骨之感觉了!但《雪声纪念刊》的文字,也已是南薇最早整理本,范瑞娟前辈文中早有肯定;

与“大上海戏院”演出时三张没有署名的“剧刊”比,已确切可以证明南薇就是1948年“大上海戏院”演出《新梁祝哀史》编剧者。

理由是,书中刊登三页照片,注明的有袁雪芬和范瑞娟演出“十八相送”剧照(据袁雪芬所述,自马樟花谢世后,她再也不忍心演《梁祝哀史》,除了恢复雪声剧团在大上海戏院演过一次,而演出的搭挡恰恰又是范瑞娟,正与书中所刊剧照相符,这批剧照应该是大上海戏院演出时拍摄已可确认无误了!),也有徐玉兰演出“回十八”、“山伯临终”剧照,共计11幅。这说明袁雪芬、范瑞娟、徐玉兰都演过南薇新编的《梁祝哀史》,而不仅仅停留在路头戏时代唱过演过,这完全是不能相提并论的;

封面盖有“中国戏剧家协会上诲分会资料室”公章;

下方有张价码标笺残角,明显有“旧书店”三字,价码0.20元。这可是海内唯一流落民间的孤本,如果真能让彩蝶翩翩长空,还南薇一个清白,其身价定然不菲的了!中国戏剧家协会上诲分会在匆忙毁尸灭迹之时,贪了点蝇头小利,大概将它称斤头卖给废品回收站,而废品回收站恰恰又没有将它送去造纸厂变为纸桨再生,看看卖给旧书店还好多赚几分铜钿,於是这本《梁祝哀史》才有可能死里逃生,躲过一劫。五十年之后的今日,在上海越剧院倒打一耙,诬良为盗,公然捏造南薇偷了徐进剧本私自改名易姓送【人民文学】发表谎言,且被上海一中院认可的横遭构陷之时刻,又能临危挺身,重现真相,岂非天佑南薇?冥冥中也有公道可寻!或是移民彼岸的南薇先生泉下有知……

全书一页不漏扫描上网。【人民文学】发表本早已在【南薇剧社】网上扫描刊登,【戏曲报】本也随即扫描上网,任何网友都可随时、随意比对!事实胜於雄辩!时至今日,官司输赢已显得无关紧要!幕后舞大纛者不会不知道,这场棘手官司,赢了贻笑大方,输了得不偿失!判决公正与否可让全社会评定!人心自有一杆秤!让司法暗箱作业者们把脸再遮遮严实些去吧!闭着眼睛发狠劲,那怕有能耐号令全世界媒体网络,对南薇及其后人,拎起来“得而诛之”,也随他去瞎折腾吧!须知这是在拿国家司法的尊严、公正和诚信作赌注的一场豪赌!值得如此兴师动众对待两个豪无权势可言的弱者?千万不要低估了群众的智商!

是不是我可以这样断定:袁雪芬所有造话,充其量都是臆想中的产物!这场甚嚣尘上的的围剿南薇的闹剧,什么时候可以谢幕,还历史一个真实的原貌?曲终人散,袁雪芬,是到了该收场的一刻了吧!

19515月,上海新戏剧出版社出版的《梁祝哀史》全部扫描刊登如下:

 

 
 
 
友 情 链 接:
寒夜闻柝-中国民族乐派音乐家许如辉 | 上海无名 | 【作曲家许如辉】 | 【上海许如辉】 的视频 | 凤凰无名博客 | 中国戏剧网 | 中国黄梅戏 | 越剧南薇弟子 | 文硕:中国首席娱乐官 | 东方文献 | 许如辉女儿 |
版权所有:遗珠阁  地址:中国上海  手机:13564612407  沪ICP备09000149号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网站建设中国企业港